最新消息

主題:恆長法師開示 61
單位:
速別:普通
時間:2018/12/27 下午 02:01:57
內容: 恆長法師20180104晨間開示
手放下 6
大家早安!這是今天的Dharma Espresso, 手放下 6
當我們只出去一個短短的距離,我們不會帶多少東西;如果距離稍微長一點,我們會帶水;如果是2,3天的旅行,我們會帶一個小行李;5-10天的旅行,當然我們會帶更多用得到的東西;如果是搭遊輪,我們一定要帶大行李箱,還有保暖衣物;登山的話,我們就需要比較輕的背包,因為負重會增加我們登山的難度。
因此旅行前的準備,打包很重要。但是,如果準備來一趟心靈之旅,我們想過要打包什麼嗎?在旅行途中,我們所攜帶的東西,隨著腳步會感覺越來越重,如果我們帶太多,一定會損耗我們的體力。同樣地,在心靈之旅的路上,身上攜帶的痛苦越多,越使我們的步履維艱。所以,只要帶你需要的東西就好。
一位禪師說了這個故事,在他每天的日常生活裡,他都到村莊裡托缽乞食,原因很單純,因為不想煮飯,另一方面是不想一直待在山上,所以便出外乞食,也都能得到供養。有一天,乞食後他到附近的另一個村莊休息,他找到一棵樹,在樹下用完餐後便開始打盹。在睡夢中,樹裡有個鬼魂出現,問他:
“你在做什麼?為什麼會有這麼亮的光環?”
“喔,我只是在打坐。你是誰?”
“我住在這裡,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我去不了任何地方。”鬼魂回答。
禪師看到鬼魂的前世,發現她的前世是一個心碎的年輕女孩,在這棵樹上上吊自盡。她去世以後,靈魂就緊緊守在樹上,沒去任何地方,也不知道該去哪裡;因為愛人的背叛,她的心充滿冤仇,一心只想報復。許多年過去了,她仍在樹上,與憤怒悲傷為伍,毫無其他出路,在幽冥世界中當個孤魂野鬼。
禪師看清楚事情緣由後告訴她:“喔,我明白了,你有什麼巨大的痛苦嗎?”
“我一直被痛苦折磨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我就是想要攻擊每一個來這裡的人,讓他們痛苦。我不知道出了什麼事,但我很確定有人傷害過我,就是不知道如何找到他,我被束縛在這裡,在這棵樹裡。”
禪師問她:“你想解脫嗎?”
“解脫是什麼意思?”她問。
“解脫就是離開這個地方,離開這棵樹,變成光,就像我一樣有一個光環。”
她很高興地說:“我想要解脫!師父,請告訴我要怎麼離開這個黑暗的地方!”
禪師問:“那個把你束縛在這裡的是誰?”
她迷茫了,困惑地說,“嗯?誰束縛住我?我不知道啊!”
突然間,她想起,曾經拿一條繩子,打了個繩套,放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“啊!那是我!”她說。
禪師說:“那麼,解開它。”
就在那一瞬間,她看到自己正慢慢地打一個結,同時,也在解開這個結,打結跟解結同時,當下,她立刻躍升,成為一道光飛走了。
顯然我加了點料,讓這個禪師拯救鬼魂的故事有趣一點。在大部分的例子裡,孤魂野鬼停留在仇恨的黑暗中,那麼多的仇恨,多到可以導致自殺、上吊。或許理由是愛人的背叛,面對這種情況,我們的反應是打一個結,形成一個繩套,沒殺死誰而是殺死我們自己。
如你所見,仇恨是她背負的背包,仇恨是她居住的幽冥界,仇恨也是她自己打的繩套,她打開結的這個動作,意味的是寬恕自己。
跟鬼魂對話時經常發現,他們無法做到原諒,但可以跟他們說解結、解開繩套。這個解結的動作,就是讓他們幫助自己脫離黑暗、從仇恨中解脫的動作。
在這個故事裡,禪師的力量讓事情有好的結果。但在我們的心靈之旅,一路上可能遭到許多黑暗覆蓋,如果不能放開這些黑暗,它們始終是我們的負擔。有時候僅僅是看到某張臉就讓我們覺得好煩,這種不舒服也是一種黑暗,也是一個自結的繩套。有時候我們自己會說,“我很好啊!明明是那個人討厭我,每次我一靠近,她就躲開。”我們可能會這麼想,然而,有可能是我們的眼神或肢體語言把對方嚇跑、推開的;這是一個大盲點,我們不知道是我們打的結,還以為是對方打的結。因此,打結的人要去解開這個結。
當我們打了一個結,我們就做了類似女鬼描述的事情:守在樹裡,想害人,想讓來到樹下的人痛苦。所以,痛苦的人通常也想看到其他人痛苦,只有快樂的人能讓其他人也感到快樂。要悲傷的人讓其他人快樂是件不可能的事;要悲慘的人來終結別人的悲慘也是不可能的。唯有自己解開自己所打的結,才能終止自己的苦難。
但也不要以為,要成佛,成為菩薩、羅漢,才能開始幫助人。只要我們結束我們的苦痛,我們立刻就可以幫助人,終止他們的痛苦。這樣做,我們才能早日走上菩薩道,幫助人,同時也幫助自己。
希望今天的Dharma Espresso 能讓你們開心,也能做到自我警惕,這樣你們的修行之路,心靈之路,會更加寬闊。
謝謝收聽!

參閱人數:297